七果

//有没有大佬愿意写一下


雷总x安姐

   就是那种 在大赛里,两个一碰面就打,看谁谁不顺眼,结果一方受伤,另一方就会比谁都心疼。两个人表面上就是“安迷修你怎么不死在大赛上!”“算了吧恶党,我死了也不管你的事”互怼。
   结果后面安姐被一堆人抢积分,敌不过别人的时候,就是趴在地方没力气起来的时候,雷总突然出现,贼攻的说了一句“谁给你们的勇气,敢动我的女人!”然后把一群人打跑之后,公主抱起安姐,嘴上贼欠的说了一句“女人真麻烦”,安姐那会是痛的晕乎乎的,就下意识的说了一句“疼...” ,之后雷总就贼温柔的吻了安姐额头说了一句“有我在,没人敢在碰你!”治好安姐之后两个人又是看谁谁不顺眼的各自走自己的路ヽ(゚∀゚)ノ
   然后要不就是雷总受伤,坐在某处,然后安姐出现在他面前。雷总又是贼欠的说“怎么,来看我死?”安姐心里其实很心疼但是表面上却是一副超冷静的表情,跪下,轻轻的碰了一下雷狮受伤的脸,声音有些颤动的说“疼吗?”然后雷总就心动了一下,手绕过安姐的腰往怀里送,不要脸的说了一句“要不你亲我一下,我就不疼了”安姐脸皮贼薄,脸上微微出现红晕,虽然嘴上说着不知羞耻,但是还是吻了一下雷总的额头

有没有大佬愿意写一下(///v///)

[半全员向?]死亡洋房

ooc警告

      03.

“金,嘉德罗斯,紫堂幻”
 
安迷修敲打着石门,想从石门的另一端得到小伙伴的回复,但是除了自己的声音,再无其声

  “该死”
他有些懊悔自己太过于冲动,导致踩到了地上的某个不知名的机关,搞得现在和伙伴分离。最后他认命的放弃了打开石门的念头,转身看向前方的路,前面没灯,路也变窄了,窄到只能容一人通过。安迷修吞了口口水,硬着头皮向前走。他虽然没搞清楚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,但是他有预感,将会有不好的事发生。走着走着,前面地板出来了亮光,他飞奔过去,跪下来

小声低估到“玻璃....”是一块很厚的玻璃,透过玻璃板,他看见下面是一个欧式风格的大厅,很华丽,很明亮。他正想这条路是不是通到下面这个大厅时,他突然看见了什么瞳孔突然睁大,撑着地板上的手不自觉的颤抖,他看见安莉洁跑过来,后面..后面还跟着一个满身血的怪物!

“安莉洁!安莉洁!”他敲打着玻璃,呼喊着下面的安莉洁,但是安莉洁似乎听不见

安莉洁也不冷静,跑的每一步都在颤动。她回头看了一下后面的怪物,发现它的行动没有刚才的利索,特别是她越跑近大吊灯,那个怪物跟上来的行动就慢。怕光?她这样想到

“吼!”怪物突然向天哄了一声,猛的向回跑。安莉洁也跑进了一个房间能

安迷修看着这一切,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,不好的事情发生了...不知道怪物去了哪里,但是看见安莉洁跑掉了,心里还是稍稍放下了一些,他抬头看向前面依旧是黑漆漆的路,站起身子向前出发,他确实被那个怪物吓到有些害怕,但是在骑士的字典里,就没有这个词害怕

另一边雷狮拉着凯莉在一个拐弯处停下,他将凯莉护在身后,侧耳听着是否有跟上来的脚步声,两人紧张的秉着呼吸,牵着的手也不自觉的再次握紧
  “没跟上了”雷狮松开抓着凯莉的手,靠着墙喘着虚气,但精神上却没有一丝松懈
凯莉也喘着气,从包中掏出一根皮筋,将一头被汗水浸的有些湿的头发扎起来。
  “呼...这洋房什么来头,那怪物不像人伴的”
  “不知道,也不知道他们甩掉那个怪物没有”雷狮再次偏头听是否还有动静,最后他将目光看向前面的路,前面的路不算黑,隔着一段就有一盏蜡烛“这边躲着也不是办法,走吧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”
  这样突然出现的怪物,雷狮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心从刚才就一直悬着没放下“也不知道到安迷修怎么样了”
 
金和紫堂幻这边看着已经没有路,以为这可能是密室逃脱的某个机关,就换了雷狮那组的楼梯上去找二组的人。结果两个人抹黑着进入了一个偌大的书房,这个书房有一盏暖灯,书柜早已有了翻动过的痕迹乱的很,满地都是散落的书,紫堂随手拾起一本,发现上面是用血写满了‘救命!’‘救我!’‘有鬼要杀我!’的狰狞字样,从血迹来看,已经干了很久很久了。紫堂吓着手猛的松开,书也掉回了地板,脚像是定住一般移不开半步,眼神中满是恐惧,他敢肯定这是用血写的,他见过类似的
“紫堂你看到了什么”看着紫堂一系列的动作不对劲,伸手想捡起那本刚掉落的书
“不要看!”紫堂猛的抓住金伸出去的那只手,拼命的摇头
金伸回手,疑惑的说道“不看就不看了,紫堂那书上写了什么东西,把你吓成这样”
“金....我觉得这洋房并不是密室逃脱的那么简单”
紫堂环顾了一下四周,目光停在书桌中央的那个书,他走过去捧起来,金也好奇的跟过去
“血鬼特征?”紫堂看着书上的内容念了出来“不怕火,不怕水,怕灯光,怕准确的时间,强烈的灯光会让他失明,准确的时间会让他移动速度下降....修好三楼的钟室吧,你们到底会以什么方式取悦我呢....”
“这血鬼是什么东西”金饶头不解到,他走开围着几个书架随意翻看
紫堂没有回复他,接着读下去“以命换钟....?”这句话他说的很小,小的自己才能听见。
这是什么意思?血鬼是什么?以命换钟又是什么?准确的时间又是什么?他看向自己的手表,下午三点四十七,难道那钟室的钟时间已经不对了吗?
“哇呜!好运气!有枪耶紫堂”金把柜子里的枪拿出来把玩着“那么我们现在就出...紫堂低头!”他看见从他们进来的那个门处冲出一个怪物,紫堂迅速低头,那怪物的手正想朝着紫堂的头打去!

金思考不到两秒,拿起枪就往怪物左胸打了几枪去,怪物向后退了几步,金向前抓住紫堂的手快速跑出 去“哇哇哇,什么东西呀,真的有血鬼?”

“金,看看附近有没有楼梯我们快去三楼!”

“所以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啊!”

[能看得懂 有一些事大家是同时进行的吧]

[半全员向?]死亡洋房


   02.

          果然如信上所说,祈山的顶部确实有一座洋房。那是一座欧式风格的大洋房,爬山虎以爬了它半个房身,古典而又美丽,让人有种走在文艺复兴的错觉。
  紫堂看了下四周的环境,皱眉着“真的要进去吗?这一带已经没有人了。”

  嘉德罗斯推开锈迹斑斑的外围大门,生锈的铁摩擦中发出‘痛苦的呻吟’,他转身看向后面的同伴“竟然都来了,有胆子就一起进去看看”

  金看大家各有小心思的表情,扯了一下旁边的紫堂“对啊,都来了,说不定是新的密室逃脱呢”说着拉着紫堂就往前跑去

  “金你慢点跑”
 
雷狮看了看,没有说话,摆了摆手意识大家往前走
环境安静的出奇,天色也没有刚才的晴朗,除了踩着枯叶发出的‘咔吱’声,就没有别的声音了

  “请问里面有人吗?”金轻轻的敲了敲大门,只听‘咔嚓’一声,门锁自动打开。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
  格瑞则向前一步推开了大门,洋房内部从外面看。很黑,黑的只看见几盏微微的烛光在跳动。格瑞探头看了两眼内部环境,说道“走吧”

格瑞最先进入洋房,其他人也紧跟其后,当最后一个人进入时,大门却自动地关上了。
大家警觉的向后看,离门最近的安迷修也试着转动门柄,却怎么都打不开

“这门锁着了”

雷狮不可思议的也转了转,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“确实锁着了”

嘉德罗斯饶有兴致道“看来就是真的变成密室逃脱了,走吧看看有没有别的路出去”他看向面前两个通往不同地方的旋转楼梯,烦躁的咬牙说着“但是这两个旋转楼梯该怎么走呢”

为了能快些找到其他出口,最后大家达成一致,分成两组出发

第一组安迷修 金 紫堂幻 嘉德罗斯通往一号楼梯
第二组凯莉 安莉洁 雷狮 格瑞通往二号楼梯

[第一组]
里面不算很黑,楼梯墙壁的壁台上点着蜡烛,微微的光照在阴森森的楼梯里,除了大家的脚步声,还有一个像是从远处里传来敲打声
安迷修走在最前面,打开手表上的灯,往前走“你们相信鬼吗?”
“不相信,怎么?安迷修你怕了?”嘉德罗斯走在最后也打开灯,照着旁边的石壁上
安迷修无所谓的耸了肩“怕就不会进来了”
长廊里回荡着鞋子“哒哒哒...”的声音,混着那时不时的敲打声
“叮...” (物品掉落在地上的声音)

“谁?”

没听错,那声音来自前方不远处。安迷修立马跑上前去,嘉德罗斯也紧跟其后的跟上

“安哥,罗斯别跑那么快啊”

金与紫堂在后面跟着。随后前方的两盏灯光消失了!金和紫堂也跑到了尽头,尽头只有厚厚的墙,不见其他两人。金和紫堂也不禁倒吸两口凉气

[第二组]

二号楼梯很短,但很黑。借助微弱的烛光可以看出她们到了一个类似大厅的地方。但与第一组相同的是也传来敲打声,而且这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近....

“什么声音?!”雷狮打开手表灯,灯光一亮,就看见离他们刚才上来的那个楼梯口处的站在一个“人”他的血液从脑袋里流出,它的嘴里,眼里,耳朵里,也同样沾满了浓稠鲜红的液体,那个怪物看见他们,哄了两声,遍向他们冲来
  “该死!快跑!”
雷狮大吼到,拉起最近的凯莉向前跑去,其余两人也从不同的地方跑去

[半全员向?]死亡洋房


ooc警告

角色死亡警告

除了雷安,其他都是友谊向

参与人员:凹凸社全员
社长:凯莉
副社长:雷狮
社员:金 格瑞 嘉德罗斯 安莉洁 紫堂幻 安迷修

“在这场生死游戏里,你准备好逃脱了吗?”

[第一片段]
          在假期的某个早晨,金收到一封不知谁寄来的匿名信,信封上有着漂亮的烫金花纹,还有这一股说不上来的香味。
  “去祈山顶部的洋房”
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信中唯一的一句话,落款处有被水滴过的痕迹,上面已经是模糊到看不清写信者的名字
金不解的挠了挠头,喃喃自语着“祈山山顶什么时候有洋房来着?”
          正想着是不是一场无聊的恶作剧时,手机传来了消息铃声。在社团群内确定全员在同一时间收到同样的信后,社长凯莉就让大家集合到社团内讨论这件事
紫堂看着桌上八封连落款处都同样有被水滴过的信后开口道“这会不会就是一个恶作剧”
格瑞想了想后摇头“应该没有这个可能,我们可都是同一时间收到的,嗯...安莉洁你怎么看”
安莉洁歪头看了一下她面前的几张占扑牌,拿起其中的某一张翻开,将牌推到桌子中间,那是一张写着“谜”字的牌说道“神的旨意”
嘉德罗斯 “嘁,想知道就和本大爷去祈山瞧瞧,在这里瞎猜什么一群渣渣”
格瑞  “嘉德罗斯不要乱来”

“格瑞你的胆子怎么变得这小了”

“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  社团里讨论声一片,只有社长坐在一旁的办工作桌上,翘着二郎腿。看着只有她才有的洋房位置地图,之后两指捏着地图,飞到社员面前的长桌上缓缓开口“有兴趣吗?说不定有什么好玩的”

“.....”

  “反对,要是凯莉和安莉洁两位女生有危险怎么办?万一真的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大家受伤了怎么办?”安迷修先打破了沉默

凯莉玩着手指,漫不经心回复“你怕什么?你不是有副社保护着吗?”

安迷修干咳了两声“咳咳,凯莉小姐怕是误会了,在下只是为全员着想。就算有危险在下也会站在最前面保护大家的”

“无所谓”雷狮搂过安迷修的肩,把他往怀里送“应该也不会发生什么事吧?这世界上又没有鬼之类的东西 ,我倒是觉得凯莉的提议不错”

凯莉“那各位意下如何”

全员沉默 

最后在凯莉各种逼迫下
  
最终以3票反对    5票同意的局面 去了洋房

//莫名其妙的脑洞

皇子-海盗雷x睡前天使安

每个孩子从五岁开始,睡觉之前都会出现一个讲睡前故事的天使一直到睡着之后离开(也可以选择留下,但必须在辰时离开)当然十八岁成年的那天晚上这个睡前天使就会彻底离开。安迷修作为雷狮的睡前天使表示十岁之前小小肉肉的雷狮炒鸡可爱(ΦωΦ),而十岁之后他讲的各种关于好人,听话故事就会被雷狮各种反驳。为了让安迷修彻底留在他身边,雷狮15岁离家出走当海盗为了就是寻找方法,而这之后就经常让安迷修留下来陪他睡觉觉。但是不管怎么样,安迷修辰时都会消失,时间越拖越久自己终究还是要18岁,在成年的那个夜晚雷狮喝醉酒等待安迷修到来,然后把他各种XXOO。做了一晚上,就要到辰时雷狮安迷修双告白。将安迷修清洗完之后换上干净的衣服,带上早就准备好的戒指,说着话等待辰时的到来。自然规定就是规定。辰时一到安迷修化为光点一点点的消失在雷狮的怀里。

be!be!

关于冠军,我的个人看法

   首先说明我是白厨,其次我也喜欢亮。
  从一大早lof首页就被阿白阿亮的投票刷屏,我觉得这就是投个票也没放心上,可不管我什么时间段隔段来看lof,都是什么什么时段阿白超阿亮多少票或阿亮超阿白多少票的报告。一直到后面阿白的票突然猛涨,然后双方厨就各种嘲讽,说刷票,买票。在后面就是阿亮的票突然猛涨,又开始说刷票,买票。其实我就想说,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投票,不管最后是谁赢归根到底也就是一个投票吧。我明白各位厨都想让自己的阿白或阿亮获得第一的心情,我也一样。但是因为这个投票弄的两方厨都不愉快,真的有这个必要吗?伤了和气,又毁心情。       不管这个投票是不是天美内定的,还是票真的就是刷上去的。
但是从总体看大家都很爱李白和诸葛亮。难道他们两不是峡谷最帅二人组吗╭(°A°`)╮谁赢对我来说都一样,两个我都爱,虽然这票我投了阿白,因为我主白厨,但是如果是阿亮赢了我一样开心。所以对于这种天美预谋的投票赛,搞得大家都不开心真的没必要。不管谁赢他们都是各位厨心中的第一吧

【以上是我个人看法,拒撕】